Sunday, May 18, 2014

大姑走得很安详[哀悼文]

从身体不舒服,到入院,到离开我们,大姑就在两天的时间走了。她走得太快,但也走的很安详。

虽然大家都说大姑走得太快了,身边的人都还来不及反应,但我可以说,她很安详的离去。

大姑生前,都怕麻烦别人。买东西也好,还水电费也好,去银行啊也好,都宁愿自己搭巴士,也不想麻烦身边的人载她来来回回。虽然很多人都千吩咐万吩咐,要她联络我们,别怕麻烦,她还是固执要自己来。

大姑离开了,身边的人都反应不过来。有的连她进医院都来不及知道,她就离开了。她的唯一儿子平常少陪她,却在她走的最后一刻,在医院,她身边,陪着她离开。当时,也只有她儿子一个人。

我说她走得很安详,因为她走前都交代完了所有的事。去年的某一天,她告诉我妈妈她要立遗嘱,妈妈吩咐了我带她去。那时的她依然健康,只是摩登社会和法律上的事情,一个70岁的老人家不太清楚。

我亲自带她去,亲眼看着她默默地立了遗嘱,但不让她唯一的儿子知道。她把所有的遗产,都留给了她的唯一儿子。

在处理葬礼的事,A姑姑和B姑姑都很有默契地觉得大姑希望“福建式”的葬礼。虽然大姑往生,不能表达。但十年前,因为大姑丈是潮州人的关系,而以“潮州式”进行。大姑表现得很不喜欢,而两个姑姑都记在脑海里,直到今天。

两个姑姑,也许曾经一些往事而有点小纠纷而少联络。但所谓“姐妹有今生没来世”,看着自己大姐走了,产生的这种默契,相信只有姐妹才会拥有吧。两人的齐心,互相的安慰,瞬间所有往事都只是回忆。

大姑走了,留下的不多。她并不富有,只有姑丈留下的小小廉价屋,和自己省吃俭用的储蓄。但她留下来的,是无私为儿子的爱和姐妹情,还有“不给人麻烦”的回忆。

大姑走得太突然,但也走的很安详。大家都说“大姑的遗容很漂亮”。

大姑,您都交代好所有事情,您身后事都安排妥当,亲戚们都很和谐。姑姑伯伯叔叔都回来看您了,明天举殡大家都在你身边送你。大姑,请安息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